免费看很污的视频

   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

   严月蓉的一只手无力的抬了起來,马上又垂了下來。

   过了一会,她的另一只手举起來,同样又放了下來。

   接下來,她的身体沒了动静,但胸脯渐渐的开始有了起伏,皮肤也渐渐地恢复了血色。

   苍浩屏住呼吸,仔细观察着,其他人也不敢出声。

   又过了一会,严月蓉缓缓睁开眼睛,目光迷茫的看着在场的人:“你们是谁啊……我这是在哪……”

   苍浩一把揪住李崇的衣领:“她不会失忆了吧?”

   “我……也不知道啊……”李崇苦着脸道:“我都说过了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…”

   如果严月蓉失忆了,那么跟死了也沒区别,苍浩很想掐死李崇:“之前你不是信誓旦旦,这点事儿不算什么吗…”

   也就在这个时候,严月蓉突然招呼了一声:“苍浩……是你吗?”

   “你认得我?”苍浩急忙冲到严月蓉身前,指着自己的脸道:“沒错啊…我确实就是苍浩啊…”

   苍浩的样子实在太急切了,那样子就像守候在病床前的孝子贤孙,因为老人还沒说出家里的存折在哪,孝子贤孙就不能让老人咽气。

   青春美少女烈日当空娇楚外拍照

   “你怎么……在这……”严月蓉的声音虚弱无力,沒说几句话,就要喘上几口粗气:“我死了吗?”

   “你要是死了就见不到我了…”

   严月蓉呵呵一笑:“我倒是希望能和你一起死……”

   很显然,刚从假死状态恢复过來的严月蓉,并沒有忘记对苍浩的仇恨。

   苍浩一个劲的摇头:“就算咱俩一起死,也碰不上面,我必须天堂的干活,你十八层地狱思密达…”

   “再沒有人比你更适合下地狱……”严月蓉正说着,眼睛一翻,又昏了过去。

   不管怎么说,严月蓉毕竟沒真死,苍浩也就不急于一时了,吩咐今野晴:“先让她好好休息,看好了别让她跑了。”

   刚好,罗霸道也醒了过來,惊讶的问:“不会真的诈尸了吧?”

   “你不是也说过吗,假死……”苍浩拍了拍罗霸道的肩膀,示意一起出來,这才接着道:“我救走严月蓉这件事情,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…”

   “放心好了…”罗霸道把胸脯拍得通通直响:“我这个人的嘴巴最严了…”

   苍浩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   就像苍浩安排的一样,接下來的两天时间里,严月蓉一直在多林寺修养。

   本來,严月蓉身体很健康,但她毕竟不是一个战士,身体素质自然不可能跟苍浩这样的人相比。

   杜鹃花的毒素非常猛烈,造成假死之余,也对严月蓉的身体也造成伤害,需要慢慢恢复。

   严月蓉的日子过得还算舒服,只是沒有自由,不管走到哪里,今野晴都紧紧的跟着她。

   而严月蓉也沒打算逃走,甚至很少离开厢房,更多时候都是躺在床上,睁眼看着天花板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这一天,严月蓉刚吃过饭,突然对今野晴说了一句:“你们老大是不是应该跟我谈谈?”

   今野晴反问了一句:“你想跟他谈吗?”

   严月蓉点了一下头:“有些事情是应该说清楚了…”

   今野晴马上去告诉苍浩,而苍浩也马上來到严月蓉的房间,径自在严月蓉的床对面坐下,嘴上叼着一根烟懒洋洋的问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   严月蓉望着苍浩,很认真的问: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   “我把你救出來了。”

   “你……救我?”严月蓉用力摇了摇头,努力回想这之前的事情:“我只记得……我吃过饭后,好像身体特别难受,然后就什么都知道了……”

   “我制造了你假死的迹象,然后把你偷运了出來。”苍浩丝毫不隐瞒:“换句话说,从法律上來说,你严月蓉已经是一个死人了。”

   严月蓉听到这话非常惊讶: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   “怎么你不满意?”苍浩吐了一个烟圈,悠然道:“如果你沒有死,那我就只有通过暴力手段把你救出來,而你这一辈子都要背着通缉令生活……”

   “谁要你救我了?”严月蓉突然勃然大怒,一下从床上跳起來:“苍浩,你为什么总是多管闲事,你为什么不能离开我的生活?”

   “我可以不救你,然后会怎么样?”苍浩讥讽的笑了笑:“难不成你还打算上法庭打官司?”

   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   “你太幼稚了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,又摇了摇头:“像你这种官场老油条,不应该有这么幼稚的想法。”

   严月蓉不服气:“我怎么幼稚了?”

   “如果上了法庭,你就只有死路一条,像你这种级别当然不会被枪毙了,差不多应该是注射死刑。你知道那是怎么个过程吗,有几种毒剂,先后注入你的身体里,先让你的心跳停止,再让你的呼吸停止……你会一点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。”微微一笑,苍浩接着又道:“大概你还指望能够绝地反击,让律师给你争取个无罪释放吧,我不得不告你那根本不可能…”

   严月蓉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   苍浩反过來打断了严月蓉:“你知道警方从你家里抄出來多少钱吗?”

   严月蓉无语了:“这……”

   “一捆又一捆的钱,用保险薄膜扎着,放在那里一堆一堆的,我估计就算是银行的金库都沒有这么多现金。你知不知道这条新闻连续多长时间,一直是微博上的头条热门,你又知不知道网友们有多么愤怒?”苍浩呵呵一笑,话语里更加讥讽了:“你们这些人平常在台上道貌岸然的讲着廉洁,结果就是你们在家里放了这么多钱,还有其他财产。普通人打工一辈子,都特么不够给你买套房子的,网民们恨不得把你撕碎了…”

   听到这些,严月蓉再度无语,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   “就算你有办法从技术角度证明自己无罪,但舆论也要求你必须去死……”苍浩说到这里,指了指严月蓉的鼻子:“就算是万一让你逃出生天,当然这根本不可能,你也无法重新做市长了。所有人都知道你贪了多少钱,时刻紧盯着你,你就算是有钱都不敢花,简直就是生不如死了。所以,用这种假死的办法把你救出來,对大家都好。”

   “我哪还有钱?”严月蓉更加愤怒了:“托你的福,我现在穷光蛋一个,就算活下來又能怎么样,潦倒终身?”

   “别谦虚了。”苍浩淡淡然的看着严月蓉:“你我都知道,你有的是钱,这一次被查抄走的只是一部分。像你这种人,不应该不给自己准备后路,你肯定藏匿了一些资产。”

   “你又知道?”严月蓉此时看着苍浩,不只是愤怒,还有些警惕:“你把我救出來为了什么?想要我的钱?”

   “你认为呢?”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 · Green Hope Theme by Sivan & schiy ·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